1)第一章 唐国有位皇子_唐圣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唐国的秋天比任何地方都要来的早,比以往的岁月要更伤感,带着很多愁绪,如同那位皇子的心情。

  唐青在这座深黑色的宫殿中住了十六年,他打小身体就不好,很是虚寒,经不得风吹,是从娘胎里落下的病根。

  他每天除了吃药,便是在屋子里躲避风邪,虽是唐国的皇子,却没有多余的幸福可言。

  可能最快乐的事,便是读书。

  唐青喜欢读书,缘于心性,更像是一种天份。

  一岁识字,两岁读诗,三岁挥毫,四岁之后,他便不再需要老师。

  唐国编纂国史的老先生曾经无意间看到了唐青四岁时写的一幅字后,偷偷惋惜了一句:“文曲仙人,奈何奈何...”

  这声惋惜传到唐帝耳中,像一声警钟长鸣,更多的,则是叹息。

  这位千古一帝,从很多年前便扬名天下,声势渐起,直至封疆拜国,打下大唐国都,唐帝的声望几乎已至巅峰。

  无论权势或者武功,他都做到了第一。

  奈何世人常有遗憾,他也不例外。

  唐帝的遗憾,便是自己的子嗣传承。

  这些年来,后宫三千妃,为他生下了公主百千个,却没有一位皇子,说不上欢喜与否,终究都是自己的骨肉,只是难免有些唏嘘,当是造化弄人。

  直到十六年前,皇后为他生下了唐青。

  唐国终于有了位皇子,奈何却是个病种。

  唐国大祭司曾有批语:唐青的命,很不好,需要造化。

  这一场造化,让唐国的子民等了十六年,皇子的身体仍不曾好转,虚弱易病,受不得风吹。

  以为天幸,不想仍是遗憾。

  唐帝曾在某个长夜饮酒,醉卧在皇城墙头,想起这桩憾事,忍不住情怀澎湃,竟卧塌了半边墙头。

  从那过后,唐帝突然戒掉了酒,也戒掉了再生一个皇子的念想。

  很是莫名。

  关于唐青,四岁之后他便没再去看一眼。

 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

  这样的遗憾,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六年,或许还将持续更多年,但是已经没人去在乎了。

  唐帝的修为,已至圣人境界,几乎不死不灭,只要他愿意,就算唐国的人都死光了,他也能活的好好的。

  所以关于传承,或许可有可无。

  因为这个唐国,仅凭他一人,便可千秋万载。

  遗憾的,只是父子人伦,无法像寻常人家一般顺心。

  唐青对自己父亲的印象并不深,甚至已经忘记了他的容貌。

  只是偶尔会想起,很小的时候,有个身穿深黑色龙袍的高大身影走进自己的房间,给他带来很多唐国民间的有趣典籍。

  那些日子很快乐,因为有父亲陪着。

  那样的日子也很短暂。

  四岁之后,那个高大身影便再没有来,只是仍然有人带书给他看。

  那个人是一位书生。

  身着青衫,同样高大,脸上带着晦涩笑意,腰间始终竖着一本古籍。

  在唐

  请收藏:https://m.baoshuwang.cc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